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首  页
研究会概况
新闻资讯
国学大家
国学论坛
国学大讲堂
国学动态
国学宝典
书画名家
演艺名家
国学画苑
国学视频
人物访谈
国学报刊
国学诵读
中华文坛
企业风采
国学会务
国学微博
国学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学论坛 >> 国学论坛 >> 内容

互联网时代中的儒家与言论自由

时间:2017-03-28 11:36:04 点击:

  核心提示:网络的出现,让我们有了更大的言论空间,也给更多的人以言论空间。从促进自由民主的角度看,互联网的角色似乎应该是非常正面的。互联网上的各种组织,尤其是现在的微信群,给大家提供了24小时不停歇的意见交流场所。并且,以前“屁民”就是有点什么抱怨,也没有什么人听见。但是,现在很多我们从来不曾知道其存在的人的小...


    网络的出现,让我们有了更大的言论空间,也给更多的人以言论空间。从促进自由民主的角度看,互联网的角色似乎应该是非常正面的。互联网上的各种组织,尤其是现在的微信群,给大家提供了24小时不停歇的意见交流场所。并且,以前“屁民”就是有点什么抱怨,也没有什么人听见。但是,现在很多我们从来不曾知道其存在的人的小事情,都可能因为网络的扩大而成为轰动性事件。最近一个例子,就是海南的暴力执法。感谢网络,让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并因为它被曝光,它才被处理。对互联网的这种显见的正面作用,儒家(比如孔孟)会对它持什么态度?
    我想,他们的态度会比较微妙。一方面,春秋战国时代,西周的封建贵族政体垮台。随着以血缘为基础的贵族的消逝,一个(绝大多数的)人生来平等的平民化社会兴起了。对这种新出现的平等,先秦儒家是认可、支持甚至鼓动的。比如,孔子之前,只有贵族才能接受教育,并且只有贵族才能去教育其他贵族。《春秋》本来是鲁国的官史,而修《春秋》就应该是出身贵族的史官去做的。了解了这个背景,我们才会明白,出身卑贱的孔子(这是他自己亲口承认的)讲“有教无类”,去教育那些不同出身和背景的弟子,甚至他自己还去编写《春秋》,这些事件本身是多么的划时代。虽然我们心中的孔子形象常常是一个保守的、述而不作的形象,但是想想上面提到的这些事情,我们会发现其实他是非常具有革命性的。如果我们认为孔子是第一个私人教师,因而我们可以把诸子百家都可以追溯到他身上的话,那么孔子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拥抱平等的思想家。
    这种对平等的拥抱,到了孟子、荀子就更厉害了。孟子承认“人皆可以为尧舜”,荀子讲“涂之人皆可以为禹”,即街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大禹这样的圣王。从儒家这种对平等的态度,我们似乎马上就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对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参与到政治的讨论中来的趋向,拥抱平等、认为每个人都有参与政治的可能的儒家会持支持的态度。
但是,我们在看到这些正面作用的时候,同时也要意识到互联网也带来或强化了其他一些现象。比如,互联网让各种各样的社会边缘人找到其群体提供了可能,让这个世界分隔成独立、老死不相往来的“单子”。
    与此类似,在互联网之前,因为社会边缘人不合于主流,所以他们可能羞于表达自己的立场或取向,或者在表达之后与主流立场发生碰撞,可能导致其反思自己的立场是否正确。互联网的出现,帮助这些人找到了他们的同道,并因此形成一个小团体。一方面,这有利于社会的宽容与多元。另一方面,这也使得那些有着各种各样边缘的、并且政治上极端且错误的立场固化。并且因为他们的立场极端,实质上给了他们一个不成比例的言论的空间,让他们的言论得以放大,而让主流意见成了“沉默的多数”(silent majority)。特朗普因为立场极端,所以得到很多媒体(包括批评他的媒体)的免费的宣传,可以说是上面的论述的最后一点的例证。
    上面提到,互联网给边缘人找到自己的群体提供了更大的可能,而这一群体为他固步自封提供了条件。更重要的是,互联网虽然提供了更多的信息来源渠道,但是,多数人在处理信息的时候,不是去获得新的知识、新的观点,从而是自己受到教育;而是想去寻找同道,给自己的立场与观点寻求支持与安慰。互联网提供的各种圈子,给这种抱团取暖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我在美国教书的时候,当时《纽约时报》的一个专栏作家到我教书的大学做讲演。她指出,互联网、尤其是网上的评价机制(比如点击率、转发率等等)出现了以后,对《纽约时报》有着非常坏的冲击。因为虽然以前报纸的经营者大概也知道,那些深入调查性的报道,费钱、费时、费力,但读的人不多,但是他没有证据支持这一点。但是现在,他有明确数据表明哪篇文章的点击量最大。不幸的是,像我上面提到的,点击量最大的文章往往是意见立场非常鲜明、但没有太多真正思考的文章;而那些有思考的评论,那些深入调查性的报道,点击量都相对较低。在这种情况下,在这样的互联网的社会里面,认真的报道与公允的评论就越来越被边缘化。
    因此,互联网实际上营造了愈发肤浅与对立的政治话语环境,挤压了良性政治对话的空间。另外,互联网的自发性质,也为欺骗和谣言提供了很好的空间。这我们在各种自媒体、微信朋友圈里,天天都在经历。这些谣言,也被无数判断力缺乏或者不负责任的网民不断地扩大。所有这些,佐证了儒家对众声喧哗的担忧。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儒家对互联网下的言论自由,还是持保留态度,甚至要压制?但我们不要忘了,即使是儒家的精英主义也是建立在为人民服务的民本思想上,并且,人民得到服务与否,要由人民自己来决定,而不能被幸福。孟子讲得很清楚,“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因此,虽然儒家不觉得人民有多大的道德能力、认知能力、政治决策能力,但是儒家认为,人民幸福与否,是由人民自己决定的。我们可以进一步推论说,儒家会认为网络提供了很好的人民表达对执政满意与否的渠道。在这一点上,网络的作用是正面的。并且,为了保证其正面作用,我们要保持网络言论的自由和通畅。
    但是,人民通过网络等渠道表达出来的意见,仅仅是对执政本身满意与否的表达。当民意表达出来以后,如何进一步制定政策,在孔孟看来,是超出人民的能力的。而政治决策,要由儒家意义上的有知识、有能力、有道德的士大夫来决定。但是,“君子和而不同”,这种不同包括对政治的不同判断,而这种不同不应该强行压制(否则就是小人的“同而不和”的状态)。并且,如果我们接受一个常识性判断,即更好的政策有待于这种不同意见的公开与深入的交流,那么,以良政为最高目标的儒家就有了支持言论自由的另一个依据,他们也会因此欢迎网络所提供的更多的讨论渠道。
    与此相对,在当下的中国,在正式的出版界,对政治问题的讨论,经常以“思想有自由,出版有纪律”(这是笔者的一篇文章被删改的时候,出版社给的原话)为由,被删改甚至拒绝。现在国家又在推动智库。但如果没有政策讨论的自由空间,那么智库就只能沦落为为政府站台的工具,而不会提出与当前政策不同的建议(后者才是智库存在的意义)。但这里是度的问题。国家一定要把这个度定得足够低,哪怕是以众声嘈杂为代价,以便让不同的言论得以生存。与此相关,这个度也要有明确规定,这才不会让管理者把度一步步吹大,扼杀了言论的空间。
    但是,不幸的是,现在国内的现实,网上最流行的是两类言论:一类就是风花雪月(旅游和准色情),另外一类是政论。但政论之主流往往是一种檄文的形式、声讨的形式,无论左的右的,都非常极端,少有温和与平衡的意见。这可能确实与前面谈到的互联网的一个后果有关系,即互联网让平和的观点、主流的观点成了实质上的沉默的多数。但是,根据我不太科学的感受,中国网路言论的极端,或是公允言论的缺乏,要比西方厉害得多。这就与政府的言论控制相关。因为言论控制得本来就很紧,或是因为尺度定义模糊,并且只惩罚没有控制好言论的、而不惩罚控制错言论的,从而造成尺度的随意收紧,所以那些性情温和的人,就不愿意再冒险发言,因为任何言论都有招惹麻烦的危险。换句话说,那些敢于发言的,往往是“愣头青”、胆大包天且极端的人。因此,政府有意、无意的强力控制,本来是想控制那种极端言论以求稳定,结果反而造成了极端言论的横行。这也印证了先秦儒家所说的,“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天下无道则处士横议”。
    简而言之,为了能让有建设性的意见发声,我们就应该尽可能的把言论控制的标准明确化,并且降到尽可能的最低。为此,我们要容忍那些哪怕只是发牢骚乃至不负责任的妄议。我们当然希望民众发表负责的言论。但这主要要依靠民众的自觉,以及舆论、习俗软性的倡导。硬性压制,往往适得其反。
    但是,如果在很大程度上允许不同言论,那么,人民因为缺乏分辨、理解、道德能力,被误导怎么办?另一个明显的问题还有,我们如何保证政府的具体操作者是为了人民、或者哪怕是为了中央政府去控制言论?有太多的官员压制言论,万逅只不过是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和掩盖自己的贪腐以及其他违法的事实。并且,即使具体执行的官员是出于好心掩盖事实真相,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在当今时代,真相是否能真的被掩盖?在以互联网为标志的大众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时代,在一个广土众民的大国,掩盖真相、控制人民的思想变成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言论的操纵和压制最终会不可避免地被暴露,并久而久之产生“狼来了”的效果。但是,即使我们假设这么做是出于保护民众的考虑,其必然的结果,是人民对政府发布的信息失去信任。孔子指出过,比起军事强大和温饱,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是更重要的,即所谓“民无信不立”。当人民不再信任政府及其控制的各种媒体的时候,各种自媒体的谣言就成了民众信息的来源,去乱信。因此,很有意思的是,中国人相信谣言的非理智的程度,要超过那些信息传播相对更自由、政府相对透明的国家的人。我自己就曾写过一篇小文谈及一个例子。在福岛核事故以后,全世界人民都在传各种各样恐怖的信息,并且美国人因有信了谣传,就去买碘片吃来保护自己。但是,中国人不但去买碘片,还去买碘盐。为什么?因为美国人可能不相信国会,但他们会相信国家的卫生组织、防疫组织发布的一些信息。但在中国,政府的任何说法都会被合理地或者无端地怀疑,人民没有任何权威可以相信,这就为最极端、最不靠谱的谣言提供了最好的土壤。
    总之,很多自由民主的信仰者,对互联网提供的让小民也能发声的更多的可能,态度是非常正面的。儒家可能也对人民能力、以及网络上的众生喧哗有担忧。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也还是可以从其他考虑,支持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并且,我们从儒家立场出发,结合对现实政治生态的观察,我们还是应该在审慎与道德自觉中,抱紧自由。

(白彤东:复旦大学哲学院教授。著有《旧邦新命——古今中西参照下的古典儒家政治哲学》《实在的张力——EPR论争中的爱因斯坦、玻尔和泡利》等)

 

作者:白彤东   来源:《陕西国学艺术研究》\马潇
  • 上一篇:“自由儒学”:既不照搬西方,也不限于传统
  • 下一篇:传统书院的当代复兴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国学视频
    壬辰清明祭孔活动
    壬辰清明关中书院祭孔活动报道...
    壬辰清明祭孔活动
    直播测试信息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8 - 2012 sxgxyjh.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陕西省国学网 http://www.sxsgxw.com
    主办单位:陕西省国学研究会
    地址:西安市大唐西市国际古玩城3-710335室 电话:029-84386607 传真:029-84386607
    邮箱:sxsgxw@sina.com 陕ICP备12000448号